谁说梅花没有泪

  • 时间:2020-01-12 18:47:28
  • 浏览:18614
  • 来源:图文解说
谁说梅花没有泪

谁说梅花没有泪

作者:桃园野菊 主播:风儿

静夜,将喧嚣关在门外,将浮华抽离心房,躲进无我的禅境。随即,白日里那些扰心的琐事,恰似一株草木安静下来;月光下妖娆的思念,就像开在墙角的寒梅盈溢着幽淡的香气。

人之一生,如果你愿意选择宁静,浮华就会将你疏离;如果你甘愿选择平淡,奢华就不会青睐于你;如果你心中有爱,夜空总有光。众生芸芸,抛却荣枯幻灭,我们都是静水深流里一块卵石,沧浪千年,渐次被磨去棱角,变得圆润光滑;摒弃虚无妄念,我们只不过是斑斓世间里一粒渺小的粉尘,何去何从,尘埃落定,即是归处。

又是一个萧索寒冷、令人眷恋的季节。是谁,许下来冬,为你折下一枝梅?是谁,蜇伏三季,痴心一颗,只为等着雪花飞?是谁,藏着血泪,冷极艳绝,只为抱着雪花醉?

我是爱梅的,爱她的风骨,爱她的雅洁,爱她的清芬,爱她月色黄昏里的一剪闲逸,尤爱那些开在深林禅院的梅枝。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,遥知不是雪,唯有暗香来,这样的梅,总会让我一种念想,想要去寺院住上一次,听一次钟鼓,诵一卷经书,看一抹烟霞,品一盏禅茶,还想,折一枝瘦梅,赠给,最爱的人……

我心中的梅,朴素而高贵,长在古老禅院某个角落,静静地开落,默默地轮回,忘记年岁,忘记人间春色,不与百花争艳,不与浮华有染,疏淡寂寞,劲姿独妍,安之若素,如同一个久居深闺的佳人,恍若一位闲隐林泉的居士,有时还像一个禅坐云中的僧人,无需与任何人吐露心事,只需与星月倾诉些许清瘦的衷肠,禅定诵经,静悟菩提,泅渡苍生。

我不是诗人,骨子里却有着亦浓亦深的诗意情怀;我不是雅客,血脉里却流淌着幽素的古典韵味。时常陷入浮想联翩,想象着自己身着绸缎锦服的裙衫,斜插碧玉簪儿,轻移款款莲步,手持轻罗小扇,眉间藏着浓郁的相思,穿过依依古道,轻叩深深庭院虚掩的重门,去寻觅纷飞素雪间清淡的幽香,去捡拾苍绿岁月里走失的背影。

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”对于爱梅之人来说,梅花宛如知己。折一枝寒梅,寄予故人,想来,是最妥贴不过的慰赠。那秀影扶风的琼枝,那暗香充盈的粉瓣,无须千言万语,无须浓墨重彩,却足以表达对友人深切的思念挂牵之情。

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傲立冰霜寒风中的梅,魅影扶疏,暗香浮动,那清莹莹的冰骨,那铮铮然的风节,她的俏,她的幽,她的雅,让林和靖先生宁愿一生隐居孤山,潜心种梅,修篱养鹤,远离沉浮名利,抛掷世事纷扰,于青山秀水间,找回生存之原味,悟出生命之真意。

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驿外断桥边,寒梅剪剪,冰雪冷冷,寂寞开无主,一任群芳妒,素瓣盈香的蕊,低眉娇羞的朵,那婷婷又娜娜的芳姿,不失绽放的凌厉,无意谢去的从容,哪怕凋落成泥,哪怕碾作尘,哪怕繁华散尽,她淡雅的清香永存人间,谁也不会忘记她雪雨中俏丽的清颜,谁也会记得她翩然离去的倩影。

素来,对古韵情有独钟。曾无数次,想象着自己,是诗经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窈窕佳人,抑或唐诗宋词里抚琴弄墨的纤纤女子,这些样的女子,如花摇曳,如梅高雅,冰清玉洁,不染纤尘,有着梅的清节,有着梅的痴心,爱其所爱,无怨无悔,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

谁说梅花没有泪?只是不与群花斗芳菲,默守心中所爱,痴等雪花舞;谁说梅花没有痛?只是不让蜂蝶吻花蕊,躲开三季,泪凝花枝,只等雪来抱。真情像梅花开遍,冷冷冰雪不能掩没;真情像草原广阔,层层风雨不能阻隔。爱其所爱,无怨无悔,倾其所有,不离不弃,此情长留心间,此爱连绵不绝。

若有来生,愿意做一剪寒梅,傲立雪中,倚在墙角,遗世清逸,静放芳妍,在北风的凛冽中顽强与纯净,守着寂寞的年华,带着今生的未了愿,在某个缘分的渡口,与你重逢,然后我们一起,老成一首诗,老成一阙词,老成一片海,老成一枝梅……

【作者简介】

桃园野菊,一个在文字里舞蹈的女子。微信平台:桃园野菊(tyyj8788),菊香文苑(tyyj2799)。

【朗诵简介】

风儿,山东东营人,从事教育工作,喜欢文字,喜欢朗诵,用声音架起友谊的桥梁,用声音传递心底的音符。

来源:四季诵读(songdu365)

更新时间:2020-01-12 18:47:28